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倒计时的每一天

我的每一天都是在倒计时

 
 
 

日志

 
 

席慕容诗集》flash欣赏  

2010-11-06 16:0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席慕容诗集》flash欣赏作者:新高考

会翻页的《席慕容诗集》

迷漫的天空的博客

把鼠标放在书上试一下,可以翻看的。

                                               

    席慕容,著名诗人、散文家、画家。一位来自察哈尔盟明安旗的蒙古姑娘,是蒙古族王族之后,外婆是王族公主,后随家落居台湾。她于一九八一年出版第一本新诗集《七里香》,在台湾刮起一阵旋风,其销售成绩也十分惊人。一九八二年,她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成长的痕迹》,表现她另一种创作的形式,延续新诗温柔淡泊的风格。


七里香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了二十年后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无怨的青春

  在年轻的时候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 那么


  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


  也要好好地说一声再见


  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


  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忆


  长大了之后 你才会知道


  在蓦然回首的一刹那


  没有怨恨的青春 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岗上那静静的明月


野 风

  就这样地俯首道别吧


  世间哪有什么真能回头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约着


  一起枯黄萎去


  我们也来相约吧


  相约着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


  总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 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叶般的记忆


接友人书

  那辜负了的


  岂仅是迟迟的春日


  那忘记了的


  又岂仅是你我的面容


  那奔腾着向眼前涌来的


  是尘封的日 尘封的夜


  尘封的华年和秋草


  那低首敛眉徐徐退去的


  是无声的歌


  无字的诗稿


暮 色

  在一个年轻的夜里


  听过一首歌


  清洌 缠绵


  如山风拂过百合


  再渴望时


  却声息 寂灭


  不见来踪 亦无来处


  空留那月光 沁人肌肤


  而在二十年后的一个黄昏里


  有什么与那一夜相似


  竟而使那旋律翩然来临


  山鸣鼓应 直逼我心


  回顾所来径啊


  苍苍横着的翠微


  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


  竟化为甜蜜的泪


送别

  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


  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


  内疚和悔恨


  总要深深地种植在离别后的心中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后终必成空


  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


  可是我 一直都在这样做


  错过那花满枝桠的昨日


  又要错过今朝


  今朝 仍要重复那相同的别离


  馀生将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霭里


  向你深深地俯首


  请为我珍重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后终必 终必成空


没有见过的故乡(阅读)

  缠绕着我们这一代的,就尽只是些没有根的回忆,无边无际。有时候是一股汹涌的暗流,突然冲向你,让你无法招架。有时却又缥缥缈缈地挨过来,在你心里打上一个结。你却找不出这个结结在哪里,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也不知道是为了哪一个人。


  三年以前,在瑞士过了一个夏天,认识了好几个当地的朋友.常常一起爬山。有一天,其中一个男孩子请我们去他家玩。他家座落在有着大片果园的山坡上,从后门出去,就可以看到后山下一大块树林围着一个深深的湖。这个男孩子指着他家院墙外的一棵大樱桃树说:


  “你看见那个从下面数左边第五枝的枝子了吗?那根技子歪得很特别的,看见没有?那是我爸爸七岁时候的事了,他爬到树上采樱桃,也是这样一个夏天,被我祖父看见了,罚他就在那根枝子上坐了一个下午,不准下来。那根枝子从此就歪了。”


  也许是他在唬我,也许是他父亲唬了他。可是他对家的眷恋,对儿时的追怀,对时光逝去的否认,都可以由这一棵大树,甚至由这棵大树上的一根歪歪的枝干上获得满足了。因此,他说话时甚至带了一点骄傲。而我呢?我给他看我的拖鞋吗?我或许可以给他唱那只儿歌,但是他听得懂吗?就算他终于懂了,那份量能抵得住就在眼前的这一棵他曾祖母手植的庞然大物吗?能抵得住他立足于上的这块生他又有他的土地吗?


  而我就越发怀念那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故乡了。


  小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听父亲讲故乡的风光。冬天的晚上,几个人围坐着,缠着父亲一遍又一遍地诉说那些发生在长城以外的故事。我们这几个孩子都生在南方,可是那一块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地的血脉仍然蕴藏在我们身上。靠着父亲所述说的祖先们的故事,靠着在一些杂志上很惊喜地被我们发现的大漠风光的照片,靠着一年一次的圣祖大祭,我一点一滴地积聚起来,一片一块地拼凑起来,我的可爱的故乡便慢慢成型了。而我的儿时也就靠着这一份拼凑起来的温暖,慢慢地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